返回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今天是:
网站首页财经影视体育军事教育文化科技房产汽车
载入中…
相关文章
西部战区高原实战解放军…
中美隔空交锋!面对美军…
十大元帅
歼8枪挑F22并非笑话这是…
中法海军军舰在法国海域…
西路军_西陆网
我要投稿
国际军事_央广网
北京又走一妙棋!解放军…
黄河底部现千亿宝藏美国…
最新推荐最新热门
专题栏目
湖南视觉网络"模板城"--汇集CMS、EShop、BBS、BLOG等系统模板
您现在的位置: 360新闻网 >> 军事 >> 正文
高级搜索
湘西会战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4/6/11 21:41:04 | 【字体:

  湘西会战也称雪峰山战役,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的最后一次会战。侵华日军此战目的是争夺芷江空军基地,故又称“芷江作战”。战争起于1945年4月9日,止于6月7日。在双方参战总兵力28万余人,战线余公里。在王耀武指挥下,湘西会战取得了雪峰山大捷,歼敌3万余人[1] 。湘西会战最后一仗主战场为怀化溆浦县的龙潭镇、温水乡和邵阳市洞口县的高沙、江口、青岩、铁山一带。战役以日本军队战败而结束。湘西会战的胜利标志着中国抗日正面战场由防御转入反攻阶段

  在1944年日军“一号作战”中,国民政府在各地败退影响的不只是前线防御,对中美空军的合作也造成莫大损失。在抗战期间中国在各地主要城市兴建机场,让空军得以使用战术支援陆军;但一号作战让空军在衡阳、零陵、宝庆、桂林、柳州、丹竹(在广西平南县)、南宁等地的7个空军基地和30余个飞机场,相继被日军占领或捣毁。

  1945年3月开始的鄂北老河口之战中,那里的机场也被摧毁。这样,芷江机场就成了美国战略空军在华的唯一的前方机场。该机场经扩建,从当地起飞的轰炸机不但沉重地打击了在华的日军战略目标,也直接威胁着台湾一带的日军设施。东京大本营认为,在日军进行抗击美军登陆中国沿海的作战时,从侧背芷江机场起飞的中美空军,将会给日军造成重大伤亡,因此,日军认为必须捣毁这机场。

  除了摧毁机场的首要目标外,次要目标是保持湘桂铁路(长沙至南宁)、粤汉铁路(广州至武昌)之畅通;再者1945年2月打通中印公路后,每个月近5万吨的物资输入中国强化重庆政府的战斗能力,在美军总顾问魏德迈的规划下这些物资补充中国现有部队,将重组成30个美械师。国府也因此调整部队,将当时尚具战力的部队整并为第四个方面军并接受美械补给,当时有第三、第四方面军在华中接受整补,为拖延这批美械部队造成的战略压力,日军希望以攻击拖延中国反攻时间而进攻该地区。 本次会战,日方由第20军司令官板西一良中将指挥,中方由陆军总司令何应钦指挥第三、第四方面军、第十集团军防守作战。

  虽然看起来会战目标明确,但自战略观点思考却是逻辑不通的作战计划。1944年底以前美军确实只能依靠中国基地对日本领土与占领区实施战略轰炸,但1945年美国已经对菲律宾与太平洋诸岛实施反攻,损失一两个中国机场根本不影响战争局势,同时滇西缅北会战的成功让重庆政府流入更多美援,还可以把当时驻缅北的战力转用,不一定需要靠整编中的部队作战,像是新六军在重庆政府的坚持下便在1945年初空运回中国强化国府战力;但日军方面在1944年底太平洋战线溃退而急转直下后日本的战争目标已经转向本土防御,在华部队许多在一号会战后兵力尚未补充完成,光是防御就相当吃力,硬要进攻只会加速在华军力折损,并非上策。

  在此消彼长之下,正常思维应该是收缩防线争取时间强化本土防卫能量。但日本陆军在这种时候却缺乏面对现实的决策,仍希望以攻击来取得更多的优势,且认为当时战力足以打垮更换美械后的国府部队。实际上在日军内部沙盘推演时参谋便提出警告,甚至提出美军空运国军部队至芷江前线此种作法,但是驻华日军高层仍选择性无视许多兵推出现的极端不利状况并决定发动此次战役,结果也如兵推一般,日军从一开始便陷入僵局,到最后全面溃败。

  4月初,日军第20军司令官坂西一良中将驻邵阳指挥日军分三路向湘西进发:南路第34师团及第58旅团等由新宁、武冈、武阳向洪江进攻;中路第116师团、第47师团等由邵阳沿邵榆公路西进,突入安江,直取芷江;北路第34师团进攻新化、辰溪、溆浦;另以第64师团、第68师团向宁乡、益阳佯攻,以牵制中国湘北军队南下,企图一举攻下芷江。

  4月26日3000余日军向绥宁、洞口至洪江的要地武阳进犯,武阳驻军第9连与数倍于己之敌苦战4昼夜,全连壮烈牺牲,武阳陷敌。5月4日起第5师经3日激战,攻克武阳,歼敌58旅团长以下1500余人。武阳大捷是湘西会战由被动变为主动,由防御转为反攻的标志,为反攻作战打下了基础。5月6日,中国军第四十四师一部克复新宁城。5月7日,中国军第一二一师与第四十四师之一部增援武冈,围城日军受重创后逃遁,武冈城解围。5月9日,日本中国派遣军下达了中止芷江作战命令。 从5月9日至6月7日,中方反攻。日军转入战略收缩防御阶段。 在战役中,国民革命军虽然尚未完全换装美械,但是借由这些尚未换装完全部队的火力,加上中美联合空军的空中支援,即将日军阻挡在第一线防卫上,并将日军打到丧失进攻能力。在作战后期由原路反攻。在国军有效的防御反击以及中美联合空军的支援下,以优势兵力将四路日军直接当面击破。日军于6月7日退回原出发地,战役结束。

  从1945年4月9日开始,6月2日结束,历时55天。主要战场绵亘洞庭湖22西南,包括常德、益阳、湘潭、邵阳、零陵、东安、新宁、武冈、洪江、芷江、辰溪、溆浦、沅陵、安化等地区。共毙伤敌人28174人,俘敌247人。这是一次胜利会战。其取胜的原因既有客观因素也有主观因素 湘西地形对中国国民革命军有利,对日军不利。其境内雪峰山、武陵山南北纵列,山脉相连,高峻陡峭,难以逾越,“愈向西进,山势愈险愈高,正是孙武所说的‘死地’”,资、沅、澧诸水交错东流,水深谷险,道路狭窄,汽车牵引的重炮不易运转,只能以轻武器从平川往高处仰攻。中国守军则居高临下,从山麓到山顶利用险峻地形,构筑层层阵地。山下系水田,日军很少有可利用的地形,只能沿公路大道徐徐前进,公路两侧有我伏兵层层阻击,给敌以重创。

  双方军事力量的对比是国军强日军弱。由于美国以现代化武器援助中国,中国国民革命军此次战役的武器装备,无论是陆军火力还是空军火力均超过日军。特别是日军丧失制空权,战斗力因而减弱,不能攻破国军之重要据点,这是克敌制胜的关键。中国空军以驻湘西、滇东、川东的芷江、陆良、梁山(今梁平)等地之第一、第二、第三大队各一部,联合美国空军频繁出动,仅第5大队即出动飞机940架次。由于中美空军掌握了制空权,紧密配合陆军突击日军,使敌伤亡惨重。同时,广泛袭击日军汉口、岳阳、湘乡、邵阳、衡阳、零陵等地空军基地、仓库及重要交通线,部分瘫痪了日军的运输补给。另外,有雄厚的后备兵团作为后盾,而日军是孤军深入,无后备兵力。故虽然日军来势凶猛、行动快速、分进合击,但因日军不顾前后之联络,冒险急进,而遭中国国民革命军守军各方面之打击。正如服部卓四郎所说的:“因敌军在优势的美国空军配合下,不断空运地面部队增援战场,顽强抵抗,我军损伤续增,总司令官终于5月9日下令停止进攻。”

  雪峰山战役挫败了日军企图占领中国芷江空军机场的阴谋,提高了国军“反攻之士气”,它是战场从防御转入进攻的重大转折点。

  湘西会战,日军第20军在整个战略态势已处于被动的形势下,以冒险的进攻开始,以狼狈的溃逃告终。日军自湘西反扑被扼制后,从此再未敢在其他地区进行冒险,雪峰山麓日军尚未撤下战场,冈村即于1945年5月初开始撤退侵入广西的军队,接着又从广州和湘西撤兵。日军在雪峰山麓遭到惨败后,整个中国战场都陷入混乱溃逃的狼狈境地。相反,军事委员会因“湘西会战我军士气日盛,敌之战志消沉,要求迅速收复桂柳,以开拓总反攻之机运。”

  雪峰山战役中的胜利张扬了中国的国威。八年抗战中,军队败仗多,胜仗少。而湘西会战,国际声誉有所提高。

  充分显示了中国官兵高尚无畏的爱国主义精神。如第74军一个连为守卫武冈而全部战死殉国,连长周北辰身先士卒,手持冲锋枪,与突入之敌实行白刃肉搏战,夜晚又带领两名战士突入敌阵,杀死数名正在酣睡的敌人,并生俘两名敌少尉军官,但最后身中两弹而光荣牺牲。湘西会战尽管取得了胜利,但由于执行一条片面抗战路线,特别是何应钦急功好胜,要求前方将士“草草收兵”,致使本该获得更大胜利的湘西会战,由于人为的因素而未尽如我将士之意。

  1962年12月美英两国签订协定,将美国“北极星”导弹转让给英国,但不包括导弹的热核弹头。1963年英国开始“北极星”A3T热核弹头的研制。1965年开始试验,1968年服役。

  “黄太阳”热核炸弹共有两种型号,MK1和MK2。MK1由英国设计和制造,MK2则是美国B28热核炸弹的改进型。该热核炸弹服役到1972年,后被WE177热核炸弹所取代。

  “红须”核炸弹于1954年由英国原子武器研究院开始研制,1959年生产,次年开始装备英国皇家空军,不久又装备英国海军。主要装备“勇士”、“火神”、“胜利者”、“堪培拉”等轰炸机和“弯刀”、“掠夺者”等战斗机。

  该鱼雷是英国马可尼水下系统有限公司于20世纪70年代末设计研制的小型反潜鱼雷。由水面舰艇发射,或由飞机、直升机投放,也可作为“伊卡拉”火箭助飞鱼雷的战斗部。该鱼雷于80年代初期装备英国海军和空军,还出口埃及、挪威和泰国等。

  “黑箭”号运载火箭是英国本土唯一的运载火箭。1964年9月,英国政府决定在“黑骑士”号研究用火箭的基础上开发一种小型的三级火箭。“黑箭”号的第一级和第二级使用过氧化氢和煤油作为燃料,上面装有RPE Westcott制造的Waxwing固态火箭发动机作为第三级。当“黑箭”号的第二级燃料用完后,它仍然保持连接在第三级上不脱离,直到惯性滑行到远地点。这时火箭的第三级才点火并分离第二级。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延时之后,远地点发动机点火,将有效载荷加速到轨道速率。

  该水雷是典型的具有预编程序、微机控制、多路传感器的现代沉底雷。系英国80年代末开始研制的先进新型通用水雷,可由布雷艇、水面舰艇、潜艇布放,也可由飞机投布,主要用作沉底水雷,布放在水深5~200m的海底,攻击潜艇、水面舰船、登陆艇等,也可用作锚雷,布放在入水深度75~200m的海中,攻击潜艇、水面舰船、登陆艇等。该水雷由英国原马可尼空间防务公司水下武器系统部(Underwater Weapons Division of Marconi Space and Defence )、现马可尼水下系统公司,于80年代末开始研制,90年代初开始试验,现已投产并服役,但外销情况不详。

  117/118型MK系列减速炸弹是为适应现代战术攻击飞机实施高速、低空突防轰炸和超低空水平轰炸发展的一类新型航空炸弹。于60年代初开始研制,可以改装到英国现役普通低阻炸弹上和美国的MK80系列低阻炸弹上。广泛装备英国海、空军的作战部队。

  这种英国自行研制的热核子弹头于1982年开始研制,1995年开始服役。目前“三叉戟”2导弹热核弹头仍在服役。

  英国AS-90自行榴弹炮是为了替换“阿伯特”105毫米榴弹炮和老式的 M109 自行火炮。由英国政府招标,最终英国维克斯造船...[详细]

军事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军事:

  • 下一个军事: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